暗示他将对该国采取更具侵略性的做法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10月16日

  比如,对国家安全局前雇员斯诺登泄密导致情报部门饱受批评的事件,蓬佩奥曾表态斯诺登应该被引渡回美国并接受法律制裁:“我认为合理的结果应该是将他处以死刑。”

  在特朗普赢得2016年总统大选之后,他很快就宣布将提名蓬佩奥出任中情局局长。蓬佩奥的任命最终在2017年1月23日参议院中以66:32的投票结果通过。

  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副主席、加州众议员AdamB.Schiff评价蓬佩奥工作努力、聪明并且愿意听取不同观点,“但他不太愿意和总体唱反调,尤其是特朗普在质疑情报部门的俄罗斯调查结果时,我们需要新的国务卿能够向总统说出最难接受的事实。”

  当然,正是蒂勒森“不听话”,才和特朗普之间渐行渐远,积怨不浅。平常,若非国防部长马蒂斯的声援,蒂勒森的很多政策很可能都难见天日。最终,在几个月的传闻之后,特朗普仅凭一条推特就抛弃了蒂勒森,甚至有报道称,蒂勒森被解雇的一个私人原因是特朗普不喜欢他翻白眼的样子。从此事不难看出,特朗普在白宫内的制定政策上几乎不受制衡。换句话说,特朗普自己才是美国的外交政策制定者,他自己才是最大的外交官。其实蓬佩奥所面对的情况,并没有比蒂勒森好多少,可能唯一的不同在于,接近的观点让蓬佩奥更讨特朗普喜欢,或者说,他还没到被特朗普讨厌的时候。在这一点上,回想前白宫首席顾问班农在和特朗普合作之初何尝不是默契无间,但最后仍难免分道扬镳。

  据新华社报道,继朝韩双方同意在4月底举行首脑会晤后,白宫3月8日宣布特朗普将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举行会面。特朗普本人也表示,半岛问题“正在取得重大进展”。

  蒂勒森的意思是,在目前的白宫核心团队中,国务卿的角色既要帮特朗普的冲动言论灭火,也要在做决定之前进行一定的制约,而如果蓬佩奥和特朗普搭档,无论是伊朗问题还是朝鲜问题,两人的方向将是一致的,这正是他所担心的失控局面。

  非政府组织DiplomacyWorks因此发表声明称,蓬佩奥将会是国务院的一个“不稳定的领导人,他肯定会向总统建议让美国退出国际核协定,并将美国推入该区域的另一场战争”。

  在提名听证之前,蓬佩奥的外交履历和相关表态屈指可数。其中最明确的是在伊朗和朝鲜问题上表现出来的强硬立场。

  在中东地区,蓬佩奥向以色列表示友好。2015年,蓬佩奥访问以色列时,将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称为“美国人的真正伙伴”,但鉴于以色列与伊朗是宿敌,蓬佩奥又对伊朗表示强硬,不难理解他对以色列的好感。

  54岁的蓬佩奥从政至今不到8年,过去一年担任中情局局长以外,其余时间都在国会众议院,和华盛顿的老政客相比,蓬佩奥正值壮年,但关键是,特朗普喜欢他。

  今年1月,蓬佩奥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的采访时称,中国和俄罗斯一样,“对美国构成严重威胁”,并批评中国试图盗取美国商业信息并在西方施加“隐秘影响力”。

  另一方面,首先向蓬佩奥释放善意的,是土耳其外交部长梅夫吕特·恰武什奥卢(MevlutCavusoglu),他在14日出访俄罗斯时答记者问,表示希望以相互尊重的方式与蓬佩奥合作。恰武什奥卢原本计划在3月19日访美并与蒂勒森会面,但此行显然将由于白宫的人事变动而推迟。

  《今日美国》(USAToday)在其评论文章中称,蓬佩奥需要小心地保持蒂勒森任上取得的外交进展,在此基础上做文章,他必须要向上司、向国会证明自己可以在任上干好。

  “迈克·蓬佩奥和我有着非常相似的思考方式。我想事情会进展得很好。”特朗普去加州过周末前如此评价他的人选。

  就在那之前的2017年12月,白宫发布了经由特朗普签字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其中共有33处提到中国,把中国和俄罗斯称作是“战略上的竞争对手”或者“美国利益的竞争者”。

  在提名确认之前,外界自然对蓬佩奥在外交上的立场颇为好奇。虽然他在外交场上的经历屈指可数,但已然给人留下了的总体印象。

  《国家利益》(TheNationalInterest)总结,蓬佩奥面临的几大挑战包括:如何平稳接手因为高层变动而变得躁动不安的国务院;如何修复国务院和特朗普的关系;需要向特朗普谏言,不怕表达反对意见等。

  对于代表奥巴马时代重要政绩的伊朗核协议,蓬佩奥称“希望能撤销这个灾难性协议”,而特朗普已经透露出将在5月份决定美国是否退出该协议。他甚至直接主张通过军事打击而非外交途径解决伊朗核问题。2014年,就在奥巴马即将收尾伊核谈判时,蓬佩奥却直言:“不超过2000架次空袭就能摧毁伊朗的,而这对联合部队来说并非难事。”

  当然,这并不能被简单解释为一个排除异己或任人唯亲的过程,因为当初在任命班农、科恩或蒂勒森时,特朗普也都给予了很高的评价。比如,在任命蒂勒森时,特朗普甚至是力排众议。这只能说明,特朗普用人的标准在变,而这个标准只有他自己知晓。从这个角度看,特朗普仿佛回到了真人秀《学徒》中,掌握选手去留的“生杀大权”。

  蓬佩奥从小在加利福尼亚州长大,其名字却透露了其意大利后裔的背景。1986年,蓬佩奥从西点军校毕业,专业是机械工程。毕业后至1991年间,蓬佩奥在美国陆军装甲部队担任军官,上尉军衔,曾在柏林墙倒塌之前在“铁幕”(IronCurtain,指冷战时期将欧洲分为东西两个受不同政治影响区域之间的分界地带)区域执行巡逻任务,也曾参加过海湾战争。兵戎生涯结束后,蓬佩奥在1994年从哈佛大学毕业,获得法学博士学位,毕业后从事律师工作。

  曾在美国国务院工作超过半个世纪的前助理国务卿、前美国驻华大使芮效俭(StapletonRoy)认为,目前除伊朗和朝鲜事务以外,外界几乎不知道蓬佩奥对其他任何地区事务持何种观点。而且中情局的工作经历也难以窥见他在政策制定上的能力。“他唯一不够称职的地方就在于并没有长时间参与主要外交政策制定的经历。”

  无论是蒂勒森也好,刚离开不久的前白宫经济顾问科恩和前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也好,其他辞职或遭开除的职级较低的白宫官员也好,通过最近这些不同寻常的人事变动可以看出另一个趋势,即特朗普正在白宫内筛人,剔除自己不喜欢的和不认同自己观点的人。这么一来,最后留下来的,理论上自然是那些认可特朗普的、不被他讨厌的、“听话”的官员和顾问。

  在美国联邦政府的职能框架中,国务卿直属于美国政府,是仅次于正、副总统的高级行政官员,主管外交事务并兼管部分内政事务,简单来说,美国的国务卿相当于外交部长。

  班加西事件发生后,外界质疑为何时任国务卿希拉里对史蒂芬森要求在驻地增加安保力量的请求置之不理。值得注意的是,蓬佩奥还在2014年被任命主持众议院班加西事件特别委员会。即便最后调查结果并未显示希拉里存在失职行为,但蓬佩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仍穷追不舍,在官方调查报告之外还和其他共和党人一同起草了一份48页的附录,对希拉里提出批评。

  在俄罗斯是否干涉美国大选的调查上,蓬佩奥去年10月曾表示,调查结论并没有显示大选结果受到俄罗斯影响。但中情局后来更正了这一说法称尚未得出最终结论。于是,蓬佩奥的这个表态被外界批评为试图与特朗普保持一致。

  而蒂勒森在告别演讲时还特地强调,国务卿一职要帮特朗普处理那些最负面的冲动。“如果新的国务卿如特朗普一般对外交努力表示不屑,那对于国务院和整个国家来说都将是不利的。”虽未点名,这句批评明显是同时奉送给特朗普和蓬佩奥的,因为在伊核问题等复杂事务上简单地主张诉诸武力即是对外交努力的轻视。

  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记者会上敦促美方停止故意歪曲中方战略意图,摒弃冷战思维和“零和”博弈等过时观念。

  在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中,所涉及到的若干关键问题包括,首次公开表示曾被通俄门特别调查员穆勒问话,但并未透露问话内容;被问及是否会在特朗普解除穆勒职务的情况下辞职,蓬佩奥明确表示不会;在对俄罗斯的态度上,蓬佩奥表示应该在各方面与之对抗;另外他还表态将会修改伊朗核协议。而且,就在听证会举行后不久,美国媒体就爆出,蓬佩奥已经作为特朗普的特使在复活节假期期间(4月初)秘密访问朝鲜,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会面,为特朗普与金正恩会面做准备。

  朝鲜问题上,美国媒体分析,蓬佩奥上任后的第一要务就是协调并参与不久后将进行的美朝会谈,过程中他将展现和特朗普一样的观点和做法。

  比如,除了上述提到的一些国家外,蓬佩奥还警告称古巴可能会尝试使用深入的人脉关系来影响美国对古巴的外交政策;认为委内瑞拉的情况逐步恶化,暗示他将对该国采取更具侵略性的做法。

  讽刺的是,如今蓬佩奥发现自己也即将身处希拉里当时的位子之上,他或许知道,稍有不慎,也会有来自国会和司法部的人对自己发难。

  蓬佩奥在听证会上也强调:“如果我们无法修正它(伊朗核协议),我会向总统建议和我们的盟友合作达成一个更好的协议。”

  3月1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社交媒体推特上解除了美国前国务卿蒂勒森的职务,提名时任中央情报局局长的蓬佩奥顶缺。时隔一月,蓬佩奥出席国会参议院确认听证,接受了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成员的质询。

  蓬佩奥此后的生涯以堪萨斯州为起点。在涉足政界之前,蓬佩奥还有短暂几年从商经历,他和三名西点军校校友在堪萨斯南部城市威奇托创办了ThayerAerospace公司。这段从商经历穿插了不少堪萨斯财阀、全球最大非上市公司之一科氏工业集团(KochIndustries)的身影,甚至于,后来蓬佩奥所参与的政治竞选也受到科氏的资金支持。有报道认为,科氏创始人查尔斯·科克和大卫·科克在政界扶植右翼共和党人作为代表,蓬佩奥正是填补了这一角色。

  《外交政策》(ForeignPolicy)杂志评价,如果说特朗普任期第一年的特点是被“一群成年人”束缚手脚而显得窘迫,那么第二年似乎将看到特朗普更频繁地按直觉行事,而围绕在他身边的,都是支持他意见的顾问。

  到今年1月19日,美国防部又发布了美国《国防战略报告》,再次将中俄视为竞争对手。国防部发言人任国强就此做出回应称,该报告渲染所谓大国竞争和“中国军事威胁”,充斥着“零和”博弈、对立对抗等不实论断,是继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之后又一“冷战”色彩极浓的报告文件。

  其实,14个月前参议院就蓬佩奥出任中情局长举行的听证会上,蓬佩奥曾对诸多地区事务表达过看法。

  在听证会上,蓬佩奥也表示,穆勒曾向其就俄罗斯是否干涉美国大选一事问话,但鉴于自己参与了调查,因此不便透露问话内容,但他表示会在“遭遇俄罗斯的各方面将其击退”。

  那么,为什么特朗普选择了外交履历较浅的蓬佩奥来执掌外交部门呢?很显然,履历显然不是特朗普用人时的第一考虑。

  尤其是在班加西事件的调查中,蓬佩奥一直将矛头对准时任国务卿的希拉里。2012年,一段宗教影片引发阿拉伯世界的反感,9月11日晚,利比亚城市班加西的美国领馆外发生大规模反美示威游行,领馆遭袭,美国驻利比亚大使史蒂芬森遇袭身亡,此事成为33年首次有美国驻外大使死于武装袭击。

  政治生涯中,有了科氏工业集团的大力相助,蓬佩奥从2010年开始就在堪萨斯州的众议院代表选举中势如破竹,迅速崛起为地方政治明星,被称为“威奇托共和党人”(WichitaRepublican)。其间,他还是大卫·科克创办和资助的茶党(右翼民粹主义运动)“美国繁荣”的重要代表,也曾在国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及能源和商务委员会任职。

  可是,才当了一年中情局长,蓬佩奥又将坐上国务卿位子,业务领域随之转向外交。只能从蓬佩奥此前接受采访的内容管窥他在一些地区事务上的看法。

  在听证会之后,对于蓬佩奥能否得到委员会成员多数赞成票,外界始终捏把汗,尤其是参议院议长兰德·保罗曾明确表示将对蓬佩奥投反对票,可是后来,又转而表态特朗普曾就此和他谈话并令他最终改变主意。最终涉险通过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投票,并且两天后在当地时间4月26日的参议院全体投票中再次获得多数票,提名得到最终确认。于是,蓬佩奥成为首位在情报界和外交界都坐上第一把交椅的官员。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由于需要每天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向特朗普做每日情报简报,蓬佩奥是近来在特朗普身边每天和他相处时间最长的副手之一。更重要的是,正如特朗普所言,蓬佩奥在很多议题上和特朗普有着近乎一致的思路和观点。

  “蒂勒森的教训就是不要公然反对总统。”美国智库威尔森中心(WilsonCenter)副主席米勒(AaronDavidMiller)认为,蒂勒森在伊核条约和对墨西哥政策等一系列问题上和特朗普逐渐显现出分歧,令他乌纱帽不保。“对蓬佩奥来说,问题是在和总统发生分歧时他是否准备回击?如果蓬佩奥想当个促成者,那么局面就是一个只是附和和强化总统的促成者取代了一个温和派的(反对)声音。”

  在中央情报局,蓬佩奥被视为人物,以至于获得提名之后,媒体一度将其描述为“小特朗普”。

  在蓬佩奥出任中情局长的听证会之前,就已经有来自多方的异议认为,蓬佩奥拥有的是国会议员的政治经历,而中情局中所面对的事务都更富争议性,两者之间的鸿沟不小,蓬佩奥能否深入到情报工作的“黑暗”中去?

  对白宫来说,国会出身的蓬佩奥如果当国务卿,必然能带来很多国会的一手信息,强化特朗普核心团队与国会的关系;对蓬佩奥个人来说,短期内他的意见能够得到特朗普的重视和接受,因此蓬佩奥在外交场上将更加受到重视;但对于美国的外交政策来说,已经被贴上标签的蓬佩奥,特朗普对他的任命就已经释放出信号——美国的外交政策将转向强硬,比如,在伊朗问题上,美国已经施压英法德拿出“足够严厉”的对策,而现在,对“严厉对策”的定义,蓬佩奥必然将给出比温和派的蒂勒森更强硬的标准。

  偏是这样一个外交新人,赶上的却是连外交老手都难以应付的一波挑战。好奇之外,华盛顿的政治圈也在围观,新国务卿和总统的“蜜月期”过去之后,挑战潮水般到来时,会否难逃狼狈收场?

(编辑:admin)
http://judashop.com/jiapengshu/273/